搜索
首页 / 维权指南 / 拆迁常识 / 单独立户的农村家庭成员能单独获取房屋补偿安置吗?
返回

单独立户的农村家庭成员能单独获取房屋补偿安置吗?

浏览次数:138 分类:拆迁常识 分类:维权指南

导读:在农村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中,单独分户是不是意味着一定会分得相对应的征收补偿利益呢?这是被征地农民非常关心的问题。户籍与征收补偿之间在农村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呢?本文,在明律师通过一则案例为大家解析这里面的玄机。

案例导入:单独分户能主张单独获取对应的补偿利益吗?

雷老汉和老伴共生育四个女儿:雷大、雷二、雷三、雷四。唯独宠雷四,为之单独设立户口,偏爱照看雷四生育的男孩。

但令雷老汉万万想不到的是,雷四因2588800元征收补偿款,以分家析产案由把亲爹告上了法庭,并请求法院判决向其返还征收补偿款和土地补偿费1400000元。

我们先来看一下本案中所涉的拆迁补偿利益情况:

房屋征收补偿款为1688800元,土地补偿费为900000元,房屋征收安置情况如下:

(一)房屋主体及装(修)饰补偿款392812元;

(二)附属设施补偿费99450元;

(三)误工、农具补助3825元;

(四)搬家费3825元;

(五)住房安置过渡费45900元;

(六)按期在合同书上签字奖励76500元;

(七)按期腾空房屋交付拆迁办奖励112590元;

(八)残值补偿5630元;

(九)住房补助382500元;

(十)购房补贴300000元;

(十一)其他260526元、另空补5242元。

综上,雷老汉家共获房屋征收补偿安置等各项费用合计1688800元。

雷四据理力争向法院提交了十项证据:

1.各主体的身份证和常住人口登记卡;

2.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合同书;

3.建设用地补偿发放表;

4.被征地人员调查审核表;

5.拆迁补偿登记表;

6.房屋拆迁丈量登记情况及平面图;

7.房屋拆迁补偿费发放表;

8.征地拆迁住房货币安置《购房补贴》分户明细表;

9.独生子女证;

10.结婚证。

雷老汉不甘示弱向法庭提交了十二份证据:

1.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文件;

2.协议书;

3.村委会的证明;

4.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房屋被拆前的照片,拟证明征拆前的土地面积、房屋面积、房屋的状况和该房屋归雷老汉所有的事实;

5.镇政府国家粮食订购任务通知单,拟证明家庭成员人数为六人,其中包括四个女儿,且其户口均一直未迁出;

6.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合同书,拟证明雷老汉系签订征收补偿安置合同的户主;

7.房屋拆迁补偿费发放表,拟证明房屋拆迁款1128274元,户主系雷老汉,此款为家庭成员共有;

8.征地拆迁住房货币安置《购房补贴》分户明细表,拟证明所涉的房屋拆迁户主是雷老汉,且房屋、土地拆迁补偿费中明确雷三的补偿数额和份额;

9.基本养老保险断档补缴单;

10.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房屋权属登记信息查询结果证明;电子备案商品房买卖合同,拟证明征收时被拆迁的房屋及对应的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都归属于雷老汉,拆迁款也是补偿给雷老汉的;

11.证人邓子高的证言;

12.证人龚国强的证言。

法院根据双方提交的证据及质证意见认为:一家人彼此有着难以割舍的血浓于水的亲情,在家庭成员内部存有纷争时,应以和为贵予以妥处。

本案中,雷老汉的四个女儿均已出嫁,户口均未迁出,雷四另立新户,雷四与雷老汉的关系和生活状况相对其他女儿而言并无特殊之处,雷老汉始终坚持“在征收补偿过程中,雷四名字只是一个符号或指标”,征收补偿具体事务的协商过程全由雷老汉负责。

因此,雷四名下获得的征收补偿款和土地补偿费应为家庭共有,分割时,雷四仅享有其中六分之一的份额。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决雷老汉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雷四征收补偿款和土地补偿费合计235484.05元,而非其诉求的1400000元。

律师说法:“自然户”与“公安户”

单独分户并分得相对应的拆迁补偿款,应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分配以家庭为单位所得到的征收补偿款。

上述案件中,雷老汉家面临的是农村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征收拆迁,其补偿安置是以“自然户”为单位展开的。一个“自然户”对应的是一份补偿安置,户主有权签订补偿安置协议,所涉利益在自然户的家庭成员内共同共有。

但是本案中雷四主张其已经单独立户,是否意味着其有权单独以户主名义获取补偿安置利益,而不与其他家人分享利益呢?

最高人民法院在(2020)最高法行申12188号《行政裁定书》中对如何判定“分户”问题给出了这样的观点:

《土地管理法》《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等对“户”的认定并没有明确规定。实践中,通常以被征拆房屋是否符合“一户一基”作为重要依据。

本案中,张子怡等3人与杨文户虽在公安户籍管理登记为两个公安户,但公安户并非征拆程序中的农村家庭自然户。

且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存在以其三人名义单独申请的宅基地及建造的房屋,故望城区政府、望城区自规局将张子怡等3人与杨文户作为一户进行征收补偿安置,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也未侵犯张子怡等3人的合法权益。现张子怡等3人主张其应作为单独户另行得到安置,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雷老汉家的案子中,雷四所谓单独分户,事实上立的就是“公安户”,就“自然户”而言雷老汉一家人仍旧是“一户”。故此,法院作出上述裁判也在情理之中。

通过本案,在明律师想提示广大被征收人的是,农村集体土地上房屋的征收补偿存在许多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的不同之处。突出体现在其对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按人头”房屋面积安置和按“户”补偿安置等特征上。被征收人一定要首先弄清自己的被征收房屋、土地是何种性质,适用怎样的法律法规和补偿安置方案,再在此基础上主张自己的补偿权益“最大化”。突破法律、政策的利益主张,自然是难以获得法律的支持的。

标签:拆迁

在线客服x

客服
微信

关注微信 x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回到顶部